蜂明Bee*

微博:@蜂明Bee
Twitter:@beepaint

社團:為愛吶喊
目前的坑:太多了!

© 蜂明Bee*

Powered by LOFTER

【莱路】无妄之灾 4

這一回我真是太喜歡了

性感路易在线放火:

***第一人称慎入


一个老梗,让路易还原为人


如果人物OOC了,都是我的错


上一章


  我在黄昏未尽的时候醒过来,准备着手我的试验。


  为这个试验做准备着实多花了一些时间。这并不是指我手忙脚乱地把事情搞砸了,毕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并不需要考虑和动手做这件事,另一方面,把婴儿的需求和路易联系在一起确实给我增添了很多烦恼。


  在我做完消毒、煮沸和分量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后,我遇到了第一个麻烦。一段、二段、三段代表什么意思?


  吸血鬼的身份注定了我不会拥有一个孩子,也注定了我与奶粉的种类、尿片的好坏以及婴幼儿学前教育的重要性等知识无缘,事实上,这座位于第五大道的迷你宫殿里我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够了解这些知识。路易一直以来都认为我热衷于把事情考虑得太简单,而我一直以来都矢口否认,接着不得不同意,继而再犯。


  在面对路易的冷嘲热讽之前,我决定将问题简单化——直觉般地打开标有“一”罐子的,水杯中添加温水,再直觉般地取了适当量倒入杯子(在喂乳表上没有找到成年人的奶粉水平量令我极为恼火)。


  在做完这一切后,我原本的激情已经熄灭了一半。端着直觉的成果,我走进路易的起居室。


  路易正半坐半倚地靠在枕垫上,原本就苍洁白的脸颊面无血色,手背上新添了两个针孔,黄昏最后一丝光芒透过未遮严的窗帘落在他的额角,然而并无心思欣赏。他闭着眼睛,恹恹欲睡,没有察觉到我的到来。


  我把水杯放在床边的矮柜上,碰撞出一点声响。这时他转过头来,缓慢地抬起眼皮,瞟了我一眼,又接着闭上。他白色的嘴唇蠕动着,我将这个细微地动作视作我的名字。


  我又把水杯向他那边推了一下,并小声说:“喝了它。”此刻,他又睁开眼了,不同于刚刚有气无力但温和的神色,他的眼神锐利了一些,先是扫过矮柜上的水杯,其次扫过我的脸,像台扫描仪一样检测我的表情,为此我不得不调整出一板正经地模样。


  在路易还是吸血鬼的时候,我们谁也读不出彼此的心思。我造就了他,他遵从了我,新生儿和创造者的思维总是相互隔绝,宛如母婴屏障。这不代表我们不能相互了解,相反,路易非常了解我的渴望与热切,我猜观察我的表情是重要途径之一。吸血鬼路易也会经常注视我的脸,但与人类还是不同,后者像是手持扫描仪,只能用于检测条形码和二维码;前者则是医用扫描仪,穿透我的皮囊和血肉,看破我骨头里一直以来携有的狡黠与沸反盈天因子。


  他平静地注视了我一阵,直到我再在表情上添一些疑虑,用提高了一点音量的声音说“喝”,他才捧过水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


  “牛奶?”路易转过头问我。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味道,”他又尝了一口,有一点奶沫粘上嘴唇,“这是医生嘱托的吗?”


  “不算是,”我如实回答,“这是我冲泡的婴儿奶粉。”


  他把水杯重新放回矮柜上,凝视我良久,愤怒让他盈起一些生气。接着他动作粗暴地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且不再理我。


  这真是意料之中的反应,然而在阿曼德醒来并在我们其中添一把油之前,我选择把路易安抚好。我绕到床的另一边,躺在床上并把路易满满地抱在怀里,他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会儿后,躺在我身边不动了。我趁机问他:“你在生气什么?”


  “你在愚弄我吗?”他抬起头,绿色的眸子熠熠生辉。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装作痛心不已的样子,“难道要我看着你用那些液体吊着一丝命吗?还是直接重新变成吸血鬼。你得到了这个机会,应该去享受那些你一直渴望的东西,而不是像个濒死的人一样耗费生命。”


  “莱斯特,我了解你,你不会这么想。”


  “好吧,如果你执意这么想的话。但是,你的身体已经还原成人,它就像是新生儿一样,一切都是全新的。婴儿的肠胃同你一样样脆弱,既然你没有办法承受食物,那为什么不试试婴儿食品呢,Baby路易?”


  “别那么叫我。”他的拳头在我胸前敲了一下。


  我微笑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他摇摇头,头发蹭痒了我的下巴。然而这并不代表着我完全成功,也许不良反应来的没那么快,我应该再等等,同时让路易耐心地在我怀里多呆上一会。我能感受到手掌下柔软的触感和传来的热量,热量正在将他紧紧包围,他在我的怀里大概有点热,我摸到他的皮肤出了一些细汗。


  又过了一阵,我听到阿曼德走过来的脚步声,我想问路易是否同样能听见。然而未等我开口,他突然从我怀中坐起来,拿过水杯将剩下的婴儿奶粉一饮而尽。


  当阿曼德出现在门口时,他正看到我一手撑着头侧躺在床上,路易坐在旁边,拿着一个已经干净的水杯,舔干净嘴唇上的奶渍。他诧异的视线在我和路易之间来回徘徊,而我不可抑制地在他面前大笑出声。


  


  受我的启发,阿曼德为路易安排了全方面的体检和过敏源测试,在这期间我帮路易的饮食从婴儿奶粉升级到婴儿辅食。


  我们聚在一个小型厅堂里,路易正在吃三文鱼西兰花蔬泥,而我和阿曼德则在研究路易的体检结果。


  “芦荟过敏?无关紧要。皮肤黑色素含量偏低,微量元素缺乏,其他各项指标正常,非常健康。”我把体检报告递给路易,阿曼德坐在我身侧沉思。半晌后他开口:“这太不对劲了。”


  我和路易一同看向他,他对我们解释道:“一切都没有问题,那么他做这一切意义何在?”


  “也许这些常规检查查不出一些别的变化。”我突然开口,下一秒,我想到了Fareed,也许他能发现什么异样。然而我中止了这个想法,我无法想象一个吸血鬼重新变回人类会引起多么大的波澜,在这之前,也许我们需要与一些德高望重的吸血鬼商讨一下。


  我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幽幽琴声,它来源于瑟贝拉,那个被阿曼德收留的才华横溢的钢琴家。她与本吉被禁止来到这边的房间,然而他们大概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一个熟悉的吸血鬼气息消失,而另一个陌生且强大的吸血鬼来到了这里。本吉一直在他的吸血鬼电台里寻找强大的领袖来指引新生的吸血鬼,然而一直没有人对此进行回复。倘若真的召集吸血鬼进行会议,我不知道是否该让他参加。


  更重要的是,这些年以来(且很大概率会持续下去)我一直在迷失和流浪,除了其中的少数以外,我没有让其他的吸血鬼得知过我的踪迹。如果我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们会如何评价我的作为?直白的说,那些所谓的领袖和责任,我对它们完全没有兴趣呢!


  “也许这就是他想得到的呢?”路易突然开口,“也许这只是他的一个实验,为了确保他的药物能够让吸血鬼变成人。所以他只需要知道我活着,并且健康,这就足够了。”


  阿曼德依然忧心忡忡:“或许就像莱斯特说的,他改变了你身体里不为人知的一处,直到改变完全,他就能......控制你,或是别的,让我在我们之中足够有威胁。”


  “那他何必费心将路易变成人呢?”我问。


  “只有我可以在白天活动。”路易缓缓开口。


  沉默。


  我们都各自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阵,路易再度开口:“也许你们可以把我关起来。”


  “不,”我脱口而出,“无稽之谈。假如他真的想干掉我们其中一个,控制一个更强大者就能轻松解决掉我们。而且,我们当中有谁不能抵抗烈日吗?我和他都迎接过阳光,阳光根本不能杀死我们。”


  我看向阿曼德,他点点头同意了我的看法,而路易则是闭着眼睛不做回答。


  我继续说道:“而且你现在是人类,我可以进入你的思维。如果你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一定会发现。”


  他睁开眼看向我,神情蕴含着担忧和无可奈何的松弛,他摇摇头,问:“那瑟贝拉和本吉呢?”


  “这些天我会让他们远离你并且去地窖中休息。”阿曼德说,“莱斯特刚刚说的有道理,我们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他的动机。不过你必须要告诉我们你感受到的所有异样,以及让我、或是莱斯特看管着你。”


  “理所当然。”我看向路易,他也表示同意。


  阿曼德窝在沙发里成人式的叹了口气,这与他一身常春藤风格的打扮完全不符。他站起身,整理好衣摆,告诉我们要把决定向瑟贝拉他们安排下去,就先一步离开了。


  厅堂里只剩下我和路易。


  我转向他,以刻意低沉的声音对他说:“我会看管好你的,Baby路易。”


  路易刚刚把最后一点蔬泥塞进嘴里,他缓缓咽下。接着,一种故作高傲地嘲讽笑容在唇角荡漾开,他站起身,俯视着对我说:“幼稚。”


  “嘿,小瞧Daddy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小男孩。”


  


  当天我搬进了路易的起居室,并占据了床的一侧位置。


  黎明时刻,我和路易一起躺在床上,他枕着我的手臂,手搭在我的腰间,而我则用手指缠绕着他的头发,感受着他的体温传给我的热度。我没想到我们会相拥而眠,但我们的确这么做了,随着太阳升起,我的意识一步步滑向睡眠,而路易的呼吸也逐渐平稳,不过片刻,我们便能在一片静谧中沉沉睡去。


  突然,路易动了动身体,他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呼唤着我。


  他要做什么?


  我没办法去想,意识正在一点一点坠下去,太阳已经升起,我尝试用力将他搂紧一些,却被他挣脱了。他离开我的怀抱,爬下床。


  恐惧笼罩着我,我挣扎着起身,看着他走向床边。


  那是我在陷入睡眠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路易站在窗前,掀开窗帘一角,在无垠的白雪与阳光下,留下眼泪。

评论
热度(78)
2018-05-27